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慈乌远飞》刘远飞 赣州 大叔受 慈乌远飞straight(直人文)

更新时间:2020-09-16 18:13:49

《慈乌远飞》刘远飞 赣州 大叔受 慈乌远飞straight(直人文) 连载中

《慈乌远飞》

来源:作者:AJ阿寂分类:玄幻言情主角:南无昭,云萝

主角叫南无昭,云萝的小说是《慈乌远飞》,它的作者是AJ阿寂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次日,纪了情是被星辰司的堂鼓从床上震起来的。 当然,她不是一个人。 桂山山门前的堂鼓,落了很多年的灰,很多数人都已经忘记它的存在...展开

《慈乌远飞》免费试读

次日,纪了情是被星辰司的堂鼓从床上震起来的。

当然,她不是一个人。

桂山山门前的堂鼓,落了很多年的灰,很多数人都已经忘记它的存在,即使没忘的,大多数人也以为,它根本不会响。

十二年前,万象殿与星辰司成立之初就有约定,万象殿裁决的是异族,而星辰司判的是人类。然而,这十二年来,事关异族的案子,人类一直在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。岂料今日,破天荒的头一遭,这鼓响了,惊得整座桂山以往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众人齐聚“法堂”,一些家里头有门道的子弟传来消息,据说是有个连环杀手杀了异族人,星辰司破天荒有了案子要审理。听说不过是个普通的案子而已。

当众人就要纷纷散去,回去补个眠的时候,身负枷锁镣铐,穿着袈裟口颂经文的疑犯出现了。

现场一片诡异的静默,爆发出比方才更加大的喧闹声。

他们都知道那是谁,一向慈悲为怀的南无大师,竟成了星辰司的嫌犯。

纪了情好不容易扒开人群,挤到了前排,发现阮童早已占好了地儿。

纪了情诧异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阮童:“这十年一遇的稀罕事儿我哪能错过呀,只可惜我家小姐偏不来,错过了会遗憾的。”

一声惊堂木,步邪坐定法堂,呵斥道:“安静!”众人皆惧步邪长老之威,纷纷闭了嘴,只听他厉声问道:“龙氏昭隐,法号南无,盗我星辰司法宝策书,借宝物杀害无辜生灵,你可认罪?”

南无昭隐沉吟半响,答:“认。”

“好,按《南域公法》,判你……”

“且慢!”一个宫女忽然喊道。在一众宫女引路下,太后凤驾闯入桂山。

随后小皇帝下了轿辇,急急忙忙追上前来拦在太后面前:“母后不可!”

“闪开。”太后不顾皇帝阻拦,急急忙忙就要往里头闯去。

众人虽已料到了这一场闹剧,但仍是看得津津有味。

“拜见皇上,拜见太后。”直到步邪长老慌慌张张出来接驾的时候,大家才纷纷跪下拜见。

龙昭如:“母后,皇兄他犯了南域的律法,他……”

岂料太后一巴掌就朝皇帝脸上打去。

诚然龙昭如和龙昭隐都不是她亲生,但都是她看着长大的,她深知龙昭隐品性,她绝不相信他会做出那种事。

在场众人皆看得目瞪口呆,甚至有些惊惶失措。太后打了皇上?今日究竟是个什么日子,上面的人发威,倒霉的还不是他们这些名不见经传下属。

纪了情微微抬起头,朝法堂内往去,她想知道此时此刻南无昭隐究竟是什么反应?

就在这时候,一个小太监踉踉跄跄跑进来:“不好了!山上失火了!”

山上失火?山上哪一处失火?这样的阴雨蒙蒙的天气,一大早连太阳都还没出来,怎么可能有山火?

步邪起身一把抓住那人问:“说清楚,哪儿失火了?”

那小太监喘着粗气儿:“山顶,山顶失火了!”

“不好,老师他们还在山上。”纪了情也顾不得后面那许多有的没的,南无昭隐是生是死都和她没什么关系,可君若虚不一样,那是她奉过茶的恩师。她起身穿过人群,急急忙忙往山顶而去。

那夜跟着顾非命来的时候未曾留意,这通往山顶的石阶周围布满了荆棘,有些小道还布着淤泥不那么好走。

她再度打开红梅伞,御伞往山顶而去。只是没飞得了几步,便被结界给撞了下来。幸好幸好,只是摔了一跤,这周围并无杀阵。

这时,有人从山顶上下来。纪了情从地上爬起来,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站起来,抬眼望去,是君若虚。

君若虚扶了她一把:“不容易,能闯到此处。但你若听了我的话在家好好修习那本棋谱,以你的资质这些阵法都拦不住你,你现在应该在山顶。”

纪了情有些委屈,她是担心老师才来的,却反被教训了一顿。但她抬眼望去,却发现老师背后一直低着头跟着的人——竟是云萝公主!

纪了情问:“那火……”

“是我放的。”云萝公主的脸上有烟熏过的痕迹,她的手臂、脖子、脸蛋都有细薄的剑痕。她是皇室的公主,无论何时,都不能丢了体面,她抬起头,昂首道:“本宫自会去领罪。如果此举能让皇兄和母后相安无事,我不后悔这么做。至于南无大师……”

君若虚:“她可比你厉害多了,她火烧七星坛,结果触了阵法被剑阵困住,还要我去救她。”

云萝眼眶里含着泪,再听了君若虚数落的这么几句,眼泪哗啦哗啦流下来。她忽然跪下:“求君先生救命!”

君若虚:“这种事,我也管不了。”

云萝:“可是顾大人说,只有您能救他!”

君若虚冷笑:“哼,我就知道,火烧七星坛这种事,也只有他顾非命能干得出来!”君若虚拂袖而去,见势是要找顾非命理论一番。

“老师!”纪了情急忙跟了上去:“可能顾老大他也不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君若虚气得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,骂道:“你少说跟我说他不是有心的,我呸,他把七星坛给我烧了,百步之外我看不见南都城的外族人,这样我就必须找回策书借助策书施法。只要南无昭隐不说出策书的下落,星辰司便杀不得他,他这是无赖吗?他这是无耻!”

纪了情明白老师这一回是真生气了。南无昭隐本就有罪,可顾非命却帮着他,要保他的性命,甚至还指点云萝公主闯过重重阵法来到桂山山顶烧了七星坛。这一切的一切,实在是令人费解。再者说,昨日顾非命明明说要南域的律法还死者一个公道,可为什么……

她一恍神,君若虚已不见了踪影。她只得悄悄将云萝公主送下山,再自行回到水榭楼台。

果然,只有红鸢一人在家。

红鸢见纪了情回来,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:“纪姐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纪了情忙问:“老师可有回来过?”

红鸢:“没有啊,除了纪姐姐,没有人来过。”

纪了情喃喃道:“老师不会真去万象殿了吧……”

万象殿内,睡倒了一片的人。君若虚的魇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凡事近了他身五步以内的人,皆会倒地睡去。

顾非命坐在静室内,备了一壶茶,分了他一杯,从怀中拿出那本“万恶之源”——策书。

这是一本看似毫不起眼的书,但君若虚一翻开,他就知道,顾非命没有骗他,那就是策书。

策书的出现,让君若虚的怒气消了一半,他这才愿意和顾非命坐下来好好谈谈,饮茶消消火气:“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?”

“我只是想试一试。”顾非命笑道。

君若虚环顾那一堆睡倒了的人,道:“你在试我?”

“我虽然相信你,但职责所在,不敢轻忽,望你理解。”顾非命将策书推到君若虚面前,又道:“我并不相信南无会去偷书。我也确实曾经怀疑过是否是你为了天国的计划名正言顺回到星辰司,从而监守自盗。”

很多人都认为,长生天国的“神仙”都是慈悲的,他们会给世人降下福祉。

可他们不知道,长生天国没有入侵人界,从来不是因为他们的慈悲,而是通灵道的遗神,守在天人交界处,将他们挡在了外边。就连当年的众弥,也曾是天国入侵人界的一步棋,只是后来人类奉他为神,他不想辜负那些人的期待,背叛了天国。

至于君若虚,君若虚是为众弥来到人界,他究竟是怎么想的,顾非命也说不好。所以即使是交了心的朋友,也不得不防。

“是吗?”

“但我现在信了,你比那个人更加仁慈。”顾非命顿了顿,又道:“曲山皇陵的守陵军,中了魇术,一睡就是七天,醒的时候大多已变得虚弱无力。而你在盛怒之下,也只舍得让我这些人睡个把个时辰,并未伤害他们,所以我确定,不是你。不过,我之所以这么做,也不全然是为你。”

从他在洗心寺寻得策书开始,他就计划好这一切,他早料到太后和云萝公主会想办法救南无昭隐,便事先去见了云萝公主,告诉她只有让君先生下山才能救她皇兄。再借公主的手烧了七星坛,谁也不会怀疑。没了七星坛,策书又失踪了,没有了天演之术的庇护,那些躲在暗处的阴谋者才会露出马脚。至于南无昭隐一事,他无心,也无立场插手。

顾非命:“红鸢。”

君若虚目光闪烁,明显是有心事。他沉默良久后,道:“我不知道她是否与此事有关,但我知道,不是她。”

君若虚顿了顿,又说:“我没有给她镇灵丹,那是我骗她的。我给她的,只是普通的清热解毒的药。可是,她什么都没做。”讨要镇灵丹,从一开始就是他试探红鸢的计策。

顾非命: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如果她真的做错了什么,我不希望查出来的那个人是你。”君若虚的心绪,就如同那杯中的茶叶起起伏伏:“你惦记过什么人吗?”

“什么?”顾非命懵了。他着实没想到这种话是从眼前这个人口中说出来的。

君若虚苦笑道:“若你惦记了一个人惦记了一千年,不管她最后变成什么模样,你也能在茫茫人海、芸芸众生中,一眼认出她。”

“她是红莲神女。”顾非命嗖一下站起来,瞪大眼睛问:“她真是红莲神女啊?你一直都知道你不告诉我?”

这回轮到顾非命气炸了。他简直想把君若虚给扔出去。

《慈乌远飞》精彩评论:

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AJ阿寂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南无昭,云萝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